电影《无名之辈》:任素汐陈建斌演绎物的小理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周末与闺蜜看电影《无名之辈》,一方面是因为最近对任素汐演技的宣传势态,一方面因为电影之名《无名之辈》很是贴近的生活。

  该剧的主题应该说是平最平常的小追求小理想,也正因为其平常和小,才更加突出了平生活的不易。

  一把枪的追寻之旅,让陈建斌饰演的马先勇险象环生,也因此让女儿,让原同事不耻,陈建斌的演技没的说,一腔一调,一神一韵都能将一个底层保安的现状和不舍追求表现的恰到好处。

  马先勇的人设,释译的角色恰是底层社会的小理想小追求,他为了一个协警的的与生活,力求通过自己的方式表现自己的不寻常和孜孜不倦的追求,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平来说,别说是什么大富大贵了,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做协警的愿望,实现起来也是没那么容易的。

  整部影片其实最有意义和最有看点的应该都在任素汐扮演的马嘉祺身上,面对现在很多表现高富帅、总裁、甜心公主的题材,很少有影片能这么全方位的去诠释一个残疾人的心理、情感和生理的影片。

  马嘉祺,马先勇的妹妹,因为哥哥的酒驾导致她成了一位除了脑袋之外哪里都不能动的高位截瘫患者,一个姑娘美好的生命就这样被在了轮椅上。她恨,这种恨意为语言上的戾气,即使面对劫匪,她也丝毫不露怯,反倒调戏和羞辱起劫匪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尿失禁了,她的凶悍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强大的她气场瞬间被羞耻、无措和恐惧所代替,她不愿让劫匪看到这不堪的一幕,更不愿他们出手相助。因为即便是一个残疾人,她的也是至高无上的,最终面对歹徒的帮忙,她无声的泪哗啦啦瀑出,这是任素汐贡献给整部剧最动人的哭戏之一了。对于观众来说,那一刻的心情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那种触动也是直击心底的。残疾人,一个,我们该给与他们如何的帮助和理解,是一个值得思考的深层次的社会问题。

  当然,现代的影片都喜欢加入诙谐和搞笑的娱乐成分,《无名之辈》也不例外,譬如章宇饰演的眼睛和潘斌龙饰演的大头组成了“悍匪二人组”,放弃银行不抢而是抢劫了银行旁边的手机店,二人得手后,一个幻想着能分到十万块钱修房盖屋娶心爱的姑娘,过幸福生活,一个幻想着更新装备做大做强劫匪事业,可正当二人做着黄粱美梦的时候,却发现抢来的手机都是样机,如果说这是影片的诙谐和搞笑,倒不如看成是和挖苦,影片说的是劫匪,其实也是启迪人们,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这部影片其实也有败笔之处的,一是在西山大桥漫长的桥段,不仅冗长、老套,而且不该加入学生大战社会混混的桥段,这不单单是负能量的问题,影片的意义何在呢?二是缺乏逻辑性,譬如们在这里显得如此低能,一大批迟迟不动手,既认不清谁是,又看不到有人在,让镜头前的观众虐心的同时,真真的是捏了一把冷汗。

  纵观全剧,这部电影其实着意的是物的生活、理想和追求。无论是保安、悍匪、高位截瘫的女青年,还是失败的开发商,他们都被困在各自的生活层面而挣扎,资源、、机会、天赋等等了他们思维和出,但却掩饰不住他们时时有着的大渴望,是写实也是事实。

  虽然电影最后给所有人物一个大团圆的结局,这应该算作是创作者对物的同情和恻隐吧,因为现实往往比影片更为复杂,更为错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