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都爆发住房危机:3万空置房有人却无处可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据英国《卫报》报道,都的房东宁愿把他们的房产放在民宿预订平台Airbnb上出租,也不愿租给当地的家庭。据估计,大都地区有3万多处房产完全空置,却有无数人和家庭无处可居。

  爱尔兰人珍妮·奎因(Jenny Quinn)和她10岁的儿子合住在一间大约只有10平方米的房间里,里面只配备了最基本的家具以及一张双层金属床供他们睡觉。房间里有一个很小的浴室,在沉重的木质百叶窗外,是一光秃秃的混凝土。

  珍妮告诉《卫报》记者,儿子患有焦虑症,一直在学校接受治疗。“他经常哭,不再相信圣诞老人。他不,但很孤独。这里没他的同龄人,有的都是婴儿。PlayStation(游戏机)是他最好的朋友,因为他可以戴上和学校的朋友交流,如此而已。”

  为了等一套有安全租约的公寓,珍妮和儿子在现在这个地方住了近两年,这是爱尔兰2017年开始为无家可归的家庭提供住宿的中心。这个中心是由一个名为response的住房协会管理,是35名成年人的临时住所,其中大多数是带着孩子的单身女性。

  这里曾经是一个由修女经营的类似的济贫院,成千上万的未婚母亲在这里被和。珍妮说,这个地方的墙里仿佛藏着一种消极的情绪,她只能尽力儿子,不让他听到任何有关这栋建筑过去的谈话。

  在见到珍妮的前一天晚上,《卫报》记者住在都市中心北边的一套公寓里,是通过Airbnb预订的,价格是95英镑一晚。这套房屋的拥有者以这种方式将房子租出去,而不是租给本地居民,附近的其他几十家房东也采取了同样的举措:据估计,在都Airbnb上挂牌的房产共有3165套,而可供长期租赁的只有1329套。

  这是都住房危机的一个生动体现,即私人市场收益与缺乏住房的爱尔兰人之间的矛盾。

  无处可居是爱尔兰一个的问题,这个问题集中在爱尔兰首都都爆发,因为这里有超过全国10%的人口。

  因为收益更高,都的私人房主更愿意将房屋放到Airbnb上租给游客。人群排起长队要求采取行动解决这一问题,他们指出,在21世纪的都,没有房子的家庭不得不住在酒店里,游客却住在当地人的房子里。

  爱尔兰大约有1万无家可归者。自2017年以来,无处居住的家庭数量增加了20%以上。在6月至9月的4个月里,都共有415个无处可居的家庭,其中包括893名儿童,越来越多的当地人住进旅馆。

  近日,一项名为“移居城市排名”(Expat City Ranking)的调查发现,在海外生活和工作的人当中,都被评为世界上最不适合居住和工作的城市。自夏季以来,该市不断发生活动,最引人注目的是对空置建筑的占领。

  由爱尔兰全国无家可归者和住房联盟组织的一场活动,旨在呼吁住房是一项基本,以及对都正在迅速变成一个不适合居住城市的。

  2017年2月以前,她和儿子一直住在都郊区芬格拉斯的一套两居室公寓里。在她父亲被诊断出患有癌症之前,她曾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私人助理,因为父亲的病情她辞职。更糟糕的是,她的房东决定出售房子,这她要重新在私人租赁住房市场上寻找房子,但市场上任何类似她居住的房屋,月租金都超过1500欧元(约合11800元人民币)。由于没有找到任何可居住的社会住房,她别无选择,只能宣布自己成为无家可归者。

  到目前为止,提供给她最多的帮助是,通过一项名为“住房补助金”的新福利提供资金,让她寻找新的私人租赁公寓。但她担心,在当前的住房下,重新租私人房屋可能让她经历和去年同样的风险,即一年后,房东可能决定卖掉房子,她还得回到现在这个地方,这样会对她的儿子造成更多的。

  因此,她目前正在等待一套合适的廉租房,但等待时间可能需要数年,而且她的朋友和亲戚也面临同样的困境。“我有两个全职工作的朋友,他们从回来已经三年了,一直住在他们母亲的小屋里。他们的两个孩子只能睡在房子里的双层床上,我还有很多朋友住在很小的房子里。”珍妮说。

  抵达都后几分钟内,就能从电视和里感受到爱尔兰住房危机的紧迫性。据估计,大都地区有3万多处房产完全空置。

  但由于爱尔兰12.5%的公司税率,这里成了Facebook、TripAdvisor、LinkedIn、Twitter、谷歌、eBay和Airbnb等公司欧洲总部的所在地。这些跨国公司高薪员工也是这个城市住房平均月租金高达1900欧元(约合15000元人民币)的原因之一。随着英国脱欧进程的推进,人们担心,如果大的国际企业继续从英国迁往爱尔兰,只会加剧都的住房危机。

  《卫报》记者在都会见的第一个人是罗里·赫恩(Rory Hearne),他是一位学者,也是处于住房危机和活动中心的一名人士。当记者和他在都火车站附近一家高档酒店的咖啡馆里交谈时,他向记者分析了爱尔兰住房危机出现的原因。他说,在20世纪70年代,爱尔兰三分之一的新住房是由国家建造的。但是到了2006年,这个数字下降到了5%,历届公共住房建设。

  “爱尔兰经济在经历了被誉为‘凯尔特之虎’的繁荣后,市场开发爆发,但这一定程度上是建立在容易获得的抵押贷款、疯狂建房和购买土地的基础上的,这些都导致了2008年金融危机中爱尔兰的经济崩溃。”赫恩说,随着资金突然枯竭,房地产开发项目未能完工,爱尔兰开始出现“鬼屋”现象。与此同时,通过抵押贷款建房的房地产投资公司以极低的价格将正在开发的楼盘卖给了一些国际公司,这些国际公司还买下了爱尔兰空置土地。从而导致爱尔兰土地和住房稀缺,租金和房价居高不下。

  赫恩说,2014年,爱尔兰开始出现经济复苏,最近年经济增长率都超过了5%。但私人建筑行业已经被摧毁,很多人无法获得抵押贷款,加上不稳定的就业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过去那些从地方获得住房或者自己买房住的人,现在都不得不从私人租赁市场租房居住。那么,理所当然,爱尔兰的房租开始飞涨。

  “无家可归者开始增多,但你现在看到的一种全新现象,叫做无家可归的家庭:主要是带着孩子的单亲家庭,因为单亲父母的福利被削减,房租在上涨,他们成为无家可归的家庭。”

  尽管这场住房危机有爱尔兰特有的因素,但这种情况在欧洲其他地区也正在发生。

  在英国,至少有32万人无家可归,其中大约17万人集中在伦敦。在丹麦哥本哈根,自2009年以来,无家可归的年轻人增加了75%。2013年至2017年间,波兰华沙无家可归的人数增加了37%。在希腊雅典,每70人中就有1人被认为无处居住。甚至在,人们对无家可归问题的担忧也在加剧。

  因为国有住房已大量出售给私人投资者。在大多数案例中,你会发现问题都大同小异:公共住房系统的衰落、旅游业与当地人住房需求的冲突以及跨国公司建立带来的,不可避免的问题。